• 2004-08-01

    近乡情怯

    Tag: 胡记

    最近偶尔会想到生与死这种事,自己也觉得滑稽。是快回家了,近乡情怯吧;或是听到了朋友不大好的消息。挺喜欢连岳网志的这篇切 莫小丹,我不太在意关于切格瓦拉的前半段,想就以这后半段送与在上海的朋友吧。负责网志有“随遇而安,安贫乐道,道无止境”,常遇常安常思道术则常乐不疲,人大概会常恋生但不畏死吧。

  • 2004-07-28

    科斯定理

    Tag: 胡记

    Mars从固体废弃物谈到了环境治理和进口垃圾。我想到了CoaseCoase Theorem智识曾贴了一篇很长的关于科斯定理的解释

    从纠正外部性的角度而言,庇古提出了政府以税收方式(庇古税)干预Negative Externality(比如污染),反之当然以补贴的方式补贴Positive Externality(比如在自家yard种花)。科斯则认为不需要政府干预,只要授予财产权,在交易成本为零的情况下,受外部性影响的各方达成的协议是最优的,而且与财产权授予谁无关。

    举例而言,比如造纸厂污染河,假设只有渔民受影响。如政府界定并保护河的产权,无论河的产权属造纸厂还是属渔民,那么双方都能通过谈判达到社会最优的污染量。张五常先生关于财产权问题有许多小文章(比如《卖柑者言》),写得妙趣横生。科斯定理的致命弱点是假设交易成本为零,它只能作为Benchmark。

    科斯思想最著名的应用应该是Kyoto Protocol,全球关于二氧化碳排放以及排放交易的公约。这个公约还将扩展到发展中国家,中国作为为世界很大的二氧化碳排放国,也在继续谈判之列。

    这里我对于进口(抑或是走私)垃圾问题的一个困惑是,看到报纸上说一些村因为洋垃圾变成了垃圾村,这些村民或村、镇、县政府就甘心自己的一方水土变成垃圾场吗。

  • 见FT的最新报道。其中可能还未包括可能被执行的Green Shoe(绿鞋,超额认购期权)Green Shoe维基上没有,是Google上搜的。

    写两句话来回改了好几遍,Blogbus果然是运输虫虫特工队的Bugbus。

  • 2004-07-24

    Blogcn好了

    Tag: 胡记
    伦敦夏令时早上就发现了,赶快到糖水铺转了圈,发现糖水铺主人(最近有变成金花婆婆之趋势)都表示了对Blogcn的不满,故决定跟随在伦敦和爱丁堡这两座英国最牛的城市的Blog资深人士,继续在Blogbus混着。
  • 上期的Economist登了篇Low Cost Airlines 的报告,记录如下。

     

    在这里的同学肯定知道Ryanair和EasyJet,这就是欧洲的Low Cost Airlines,相对于Network Airlines而言的。Low Cost Airlines模式的要素是:统一的机队(如Ryanair大约都是737,可降低维护成本,实现规模效应),高效的飞机运转(Fast Turn Arounds,飞机一直在天上飞),使用便宜的机场(如EasyJet很少会在希斯罗,而是伦敦周围的如Luton等机场)以及飞机内很少装饰。

     

    低价航空公司源于美国,大背景是航空业的放松管制(deregulation)。Deregulation之后当是群雄并起,经过大浪淘沙,大量的新进入公司破产,行业整合之后,存下来的低价航空公司效率高,增长势头惊人,给那些如AA,UA等的Network Airlines以极大压力。那些Network Airlines不得不转而学习控制成本的手段,而低价航空公司则部分向高端市场进军,竞争商务客人。

     

    低价航空公司有点象快餐店,每个座位的周转率,或单机的年运客数量(航空专家估计如EasyJet每架每年须运25万人方保本)是非常重要的。美国这种市场是比较适合低价航空公司的,地广,又都是美国人,那种走亲访友式的活动很多,生存空间比较大。现在一种新的运输模式是Hub模式,想来是航空争夺其他运输方式旅客的方式。用100座以下的小机队,将那种支线旅客集中于一些Hub空港,再以大机队运输。

     

    欧洲航空业的Deregulation比美国晚,其市场的缺陷是市场可能不小(不断有国家放松航空业管制),但不完全同质,英国和爱尔兰之间那种走亲式活动可能多些,但比如英国法国之间呢,可能旅游等季节性的活动会更多些,市场条件并不象美国那么好。市场应处于整合阶段,新进入者多,破产退出的也多,行业内的incumbent公司正处浴血拼杀阶段,所以有时候买到的机票(1镑机票)比10镑机场税都低,前面提到的两大较成功公司今天都发出了利润预警。

  • 2004-05-08

    由晒而及

    Tag: 胡记

    考试日近,跑图书馆日勤。昨日借书复印,图书馆熙熙攘攘,热闹狼藉,原本空旷的自习区上座率估计可达80%,人手一堆书或Journal Article的复印件,皆勤奋不已。想起我的近2000页刚刚过半,有些惶惶。

    遍寻某书不见,回首,忽见一英国MM着时尚低腰牛仔,半仰卧于椅上,露出浑圆肚皮,状颇不雅,不禁多看了几眼。当下想起了某人的名句:即生胸,何生腹。不过环肥燕瘦,英人以肥为美,即已生腹,夫复何求。

    回去路上突降暴雨,下坡的小径落花流水,What a day,校门口的郁金香要谢了,有点后悔没趁天好拍两张。想念艳阳高照,忽记起晒肚皮者乃饱学之士,以洋人风俗,饱学之士多现沙滩,图书馆得见实属有幸。

    凭记忆查了查,果然如此。晒衣、晒书皆七夕之俗。古人七夕女子有乞巧之俗,又传七夕为魁星生日,故男子晒书以附雅。

    刘义庆《世说新语》排调第二十五,郝隆七月七日出日中仰卧。人问其故,答曰:「我晒书。」冯梦龙《古今笑》录之,并补曰:东坡谓晨饮为“浇书”。某人因此曰:美国人必皆饱学之士,夏日海滩为证也。

    《晋书》本传里记阮咸,说,七月七日,北阮盛晒衣服,皆锦绣灿目。咸以竿挂大布犊鼻于庭。人或怪之。答曰:‘未能免俗,聊复尔耳!’

    董桥先生《中年是下午茶》里记到,中年是“未能免俗,聊复尔耳”的年龄。似道尽人到中年,尚未知天命,且江河日下的感觉。想来我飘洋求学,也似未能免俗。但吾辈血气尚刚,冀俗中求巧,憋着股劲。

    见他人晒衣锦绣灿目,以竿挂大布犊鼻于庭,自知有识则可谓谐谑;挂出大布犊鼻,却以为锦衣而盼人侧目,只可谓之无知无畏。

    说到七夕和乞巧,又看到了慧和儿子的新照片,随便录下几首。

    《鹊桥仙》七夕。

    纤云弄巧,飞星传恨,银汉迢迢暗度。金风玉露一相逢,便胜却,人间无数。
    柔情似水,佳期如梦,忍顾鹊桥归路。两情若是久长时,又岂在,朝朝暮暮。

    古诗十九首之一
    (汉)佚名
    迢迢牵牛星,皎皎河汉女。
    纤纤摸素手,札札弄机杼。
    终日不成章,泣涕零如雨。
    河汉清且浅,相去复几许。
    盈盈一水间,脉脉不得语。  

    七夕
    (五代·后唐)杨璞
    未会牵牛意若何,须邀织女弄金梭。
    年年乞与人间巧,不道人间巧已多。

    又:藏族有晒佛节,大寺则建晒佛台,以布达拉宫之晒佛台为最大。

     

  • 2004-05-07

    展望8月份

    Tag: 胡记

    今天去莱斯特吃饭碰到了小牛同学,小牛同学想邀我一起7月底去埃及一游,他已经做了些研究,预计预算是700镑左右。飞机票300镑,旅行团不管飞机票,估计200镑左右,零用200镑,目前考虑中。我还是想到意大利,西班牙。不过目前只能专心应付考试了。小牛同学只搞9个月研究,不上课不考试,每次学校组织day out都去,幸福的人啊。